18 days ago

經歷了幾個月的 User Story Mapping 讀書會終於結束。因為大家希望更有感,所以上周辦了一場給參與這次讀書會的同事來玩的workshop

Workshop 怎麼樣?

這次workshop主題是:

假設我們是一間高度客製化的旅行社,要為 Ian 這個用戶安排一次沖繩旅遊,希望透過使用 user story mapping方式安排出一個可行方案

結束後再回想整個workshop的過程,大家 engage 起伏程度大概如下圖所示
[進程內容 與 溝通熱度 關係圖]

講解如何進行這次工作坊後,整個workshop大概分為這樣的階段:

  • A. 手執便利貼和便,雀雀欲試了。大家直接開始想像各種旅行中可能會做的事,雖然不斷有一些不確定的事,但參與者互相討論與協商,然後就紛紛把這些提案直接貼到白板上,有些看起來可能是在講同一個使用者活動,但是有不同的提案,例如「開車」、「自駕」、「廉航」、「商務艙」等等。

  • B. 雖然大家很熱絡,但排烈出來的便利貼總有些不對勁:
    從中看不出來有時序性與重要性排列與書中提到幾種的user story方式不太相符各自發展,
    但卻不知道最終想要端出怎樣的目標提案,
    反倒是像一份使用者問卷所以我就忍不住兩三度的發表了一些意見跟提醒

  • C. 感覺大家已經抓不住方向,有些人已經冷了下來,直接坐在椅子上看其他人繼續,總體上大家的熱度也大幅減退,甚至到膠著的狀況。

  • D. 隨著我提醒與否定越來越明顯,氣氛已經凝結。我只好馬上喊停,希望讓大家先針對暫時遇到甚麼問題,提出一些點評,繼而可以修正回我預期中的航道上。

  • E. Richard 跳出來,一直重複問大家:「你們有跟user確認這是他想要的行程嗎? 你們有確認user的需求嗎?」用提問的方式引導大家把問題焦點回歸到user身上。再請大家重新開始。

  • F. 大家才意識到剛剛其實都是在沒有確認過需求的情況下進行發散性的討論,以個人的經歷來提案。所以接下來才開始與user互動,確認例如user在旅行中,對於食、住、行、預算之類的想法。
    確認了user的需求後,歸納出一個目標

    讓不吃牛的攝影控有一個5天4夜好的春夏沖繩遊,總花費不高於5萬
    

    有了目標後,討論確實比較聚焦,相對也把不符合目標的活動節目拿掉
    Richard也有提醒可以按時間順序來排列這些user activities,
    大家按照時間再進行整理,又發現缺少一些必要的activity

  • G. 看到整個旅行的規劃其實已經大部份完成,如下圖。時間有限也先在於暫停,讓大家描述一下最終的提案,與user進行確認。

  • I. 遊戲部份算是到此結束,結合中書的章節,進行歸納總結,highlight這次workshop中遇到的問題。

  • H. 接續請大家表述一下在這個活動中,有甚麼發現和感想,下圖中有打星號的項目就是大家針對這次workshop有提及到的內容:

    • 一開始沒有去了解user的需求,導致我們方向散亂不一
    • 我們一開始就focus 在礫石般大小的問題上,卻不知道我們原本要解決的是甚麼岩石級size的問題
    • 做產品的人會以自己的經歷和想像去設計,但卻忽略了甚麼才是使用者想要的、甚麼是使用者真正需要的
    • 把所有要做的事情都列出來了,但要決定哪些in哪些out,才能有效地執行
    • 討論的人數超過一定數量後,討論比較容易失焦與產生分歧,決策小組的做法或許適用

反省

在階段B到C這段時間,因為看產出與我心中期待的結果差距很大
雖然我一度想要引導大家向書中方向進行修正,提出了不少質疑和意見
但反而是讓大家更加搞不清楚我希望他們的產出是甚麼。

在這個點上我確實認為我的引導方式不是十分有效果,甚至當下我自己其實也是有點束手無策,
所以到C的時間點,才堅決喊停,希望釐清大家的問題後再重新整頓士氣
也還好有Richard在旁幫助漸漸回到任務的目標上。

所以事後便向Richard 討教這次workshop不足的地方,
畢竟這次其實我給自己的刻意練習,實作過後的專家回饋是必要的

討論後主要有以下幾點結論:

作為引導者,這次workshop的目標是甚麼?

在準備workshop之前,其實與我的第一組組員已經在一開始就「workshop的目標是甚麼?」進行討論,
而共識就是:
讀書只有概念,透過實作讓大家加深印象

Richard問到一個我完全沒有想過的問題:

「針對大家做出來的成果,你有沒有預計一個高標和低標,一個你覺得達到目標的範圍?」

確實,在workshop當下,我心中並沒有劃好一條 boundary,
誰越界才需要提醒,沒有越界時就任其自由發展
而在引導的過程中,我犯了一個毛病,就是太在意大家有否使用書中介紹的方式進行
卻忽略了缺乏動機這個問題,

因為不知道為甚麼要用USM,所以用起來更加迷惘。

強調最重要的觀點

讀完這本書,再結合平時的工作經驗與其他關於產品設計的知識,
我心中其實充斥著滿滿的想法想要跟大家分享
但最想要大家接受到的、最重要的是哪一點?

時間有限,甚麼都談反而容易讓大家失焦,接收到一堆自己還沒辦法內化的資訊,挑最重要的表達,反而能加深重點。


金字塔頂端就只有那麼一點空間,該放甚麼?

引導者需要把自己與參與者的資訊量進行同步,進行相同層次的溝同。
不知道參與者不知道甚麼,就沒有能力讓他們弄清楚他們不知道的事。

有反差才有感覺

大家一開始會偏離書中的方法,眾多原因中的一個,應該是一開始我端出了一個上次workshop的產物,
一個按照 good, better, best的方式把旅行要做的事劃分成三個版本的一張mapping。

但其實這應該是在whole picture產生之後,在切分release時才該來做的事。
可能有這個前例作為誤導,大家就往這個方向繼續發展了。

所幸的是,在F階段,大家重整之後,就依循兩個重點把接近書中的作法重新排出了 user story mapping

  • 是否能為user帶來價值
  • activities之間的時間順序性

對比起一開始比較雜亂,沒有時序性,不在乎是否user需要的那一版本
第二版實在讓人有感到滿意

也因為有了對比,大家對於為甚麼要用 user story mapping有了更深刻的體會,就是上面 I 環節列舉的。

何時該出手干預?

這是最難的議題,Richard也坦承很難可以明確去定義哪個時機點需要出手干預
干預總會打擊當下參與者的參與熱度,不同風格和方式的干預也會造成不同的影響。
Richard特別指出在這個workshop中,其實有3個人都進行了干預或是引導:

  1. 我:在剛開始就好幾次提醒大家該用哪種方式來進行mapping
  2. Richard:中期見大部份人已經無法 engage其中,於是提醒大家是否有跟user確認過、而又是否可以按時間來排列等,以提問的方式讓大家正視問題
  3. 布丁:發表感言時,針對我們端出一份5萬元的計劃書進行評論,更具體地指出我們角色定義模糊的問題。

有些干擾能修正方向,但也可能大大打擊參與熱度

我覺得這問題考驗了引導者幾個方面的能力:

  • 對目前各人參與熱度的覺察能力
  • 對書中內容的了解程度
  • 讓大家能自主發現問題的引導能力
  • 連結相關知識點的發掘能力
  • 指導發散思考的提問能力
  • 導致偏離的原因洞察能力

設計一個讓人有收獲workshop果然不是簡單的事,要做到面面俱到更是困難,
但最重要的問題,還是 - 想要帶給參與者甚麼樣的收獲
圍繞這個問題才不會失去設計workshop的主要目的。

← 持續的探索 -「隱藏的質量」的啟發